关于忘不了的名言-忘不了关于忘不了的优秀学生作文关于老师的作文

首页 > > 时间:2020-12-08 标签:赞同,地狱,动气

关于忘不了的名言-忘不了关于忘不了的优秀学生作文关于老师的作文

一:有关于忘不了的作文这件事发生在去年元旦,我到现在还记忆犹新。

那天早上,我一觉醒来,一看钟,哎呀!我的天,快8点了,我一骨碌爬起来,顾不得吃早饭,催爸爸用车子送我去表姐家。昨天,我和表姐约好今天上午去竹海游玩。可爸爸。妈妈像有预谋似的都说没空,叫我自己乘公交车去,我嘴一撅,大声喊道:“抗议抗议,我可从来没一个人乘过公交车!”爸爸说:“我奖你一本杨红樱的书怎么样?”杨红樱的书可是我梦寐以求的,我无可奈何地答应了。

爸爸送我到公交车站,我想:最好车子不要来,就可以名正言顺地叫爸爸送。正当我打着如意算盘时,耳边响起了“嘟嘟”声,车子来了。“上不上车呢?”我犹豫着,爸爸一把把我推上车。车门关了,我紧紧握住扶手,一看周围都是陌生人,我害怕极了,“有坏人怎么办?”正当我害怕时,汽车突然来了一个急刹车,我差点摔了一跤。我的眼睛有点湿润了,小声地嘀咕着:“要是爸爸妈妈在就好了”。突然耳边传来了一阵清脆悦耳的声音:“来,小朋友,这边有个座位。”我回头一看,是售票员阿姨,我慢慢挤过去,坐了下来。我连忙对阿姨说:“谢谢阿姨。”旁边的爷爷奶奶都说:“这孩子真懂礼貌。”顿时,我感觉车厢里仿佛有一阵温暖的春风向我拂来。

到站了,我跟阿姨说了声再见,赶紧下车去。突然,我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啊!是爸爸!爸爸早已等在那儿,手里拿着一本杨红樱的书,我一阵惊喜,向爸爸的怀里扑去。我明白了,今天的独自乘车原来是爸爸妈妈故意锻炼我的。

这件事,我一直难以忘怀,因为它告诉我一个道理:人有无数个第一次,只要勇于面对困难,勇于挑战自我,就能让自己成长得更快。

二:有关于忘不了的作文有一个人,她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无微不至的关怀。她是谁?她就是我妈妈。

记得有一次,我晚上睡觉踢被子,第二天早上就开始发烧,您一看到我脸色不对,就给我量体温,一看体温表,您吓了一跳,我的体温竟然是39度5,你放下体温表,马上带我去医院,医生说要打吊针,您边走边说:“洁洁,打完吊针就不发烧了,就舒服了。”到了打吊针的地方,护士阿姨帮我打完后,我就坐在那里,您关心地问:“好一点了没有?好一点了没有?”我看着您焦急的神情,赶快回答:“好多了。”听了我的话您终于放心了。

还有一次,早上还是艳阳高照,中午突然下起了大雨,气温下降了很多。坐在教室里,我冷得直打哆嗦,心想:现在如果能多穿件衣服该多好啊!但我家离学校那么远,而且又下着大雨,是不可能有人给我送衣服的,我只能熬一下。就在这时候听见老师叫我名字,回头一看,那张熟悉的面孔出现在我的眼前,我顿时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看着您身上湿淋淋的,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

这样的事数不胜数,妈妈的爱永远伴随着我成长。

三:有关于忘不了的作文“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更高……”我一路高歌,走在去太湖边放风筝的路上,心中无比快乐。

我来到太湖边,站在堤岸上放眼远眺,湖边成片成片的桃花犹如蓝天下的缕缕彩云,金黄金黄的油菜花好似大姑娘的发夹,白得耀眼的梨花如同天地之间的裙带,波光粼粼的湖水无边无际。一派“草长莺飞二月天,拂堤杨柳醉春烟”的景象,此处真是放风筝的绝佳之处。

我熟练地将风筝装好,妈妈首当其冲,稳稳地拿着风筝线,而我则两手高举风筝。只听妈妈大喊一声:“快松手!”我用力往上一抛,金鱼风筝在空中“扑腾”了几下便划落下来,原来是风向不对。“让我来!”我信心十足地喊道。可天公不作美,一直风平浪静,我心急如焚,暗想:算了,我跑吧。于是,我对着妈妈大喊一声:“放!”这时,一阵微风吹来,风筝飞上了天,可摇摇晃晃,感觉软绵绵的。我的心都跳到嗓子眼了,默默地念道:这讨厌的风,早不来,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捣乱。风婆婆似乎猜到了我的心思,带来了一阵阵的凉风,风筝如鱼得水,来了个“金鱼翻身”,一飞冲天,我的心里比吃了蜜还甜。我渐渐掌握了窍门,风筝线收放自如,在空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风筝也稳稳当当地在湛蓝的天空中飞翔,仿佛在说:“快放线,我还能飞得再高一点。”我沉浸在花香之间,陶醉在成功的喜悦之中。

可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风筝突然像喝醉酒似的,摇摇欲坠。我一会儿来回奔跑,一会儿上下拉线,可都是于事无补。在这危急关头,沉着淡定的老爸说道:“快收线。”我这才回过神来,差点大意失荆州呀!风筝终于恢复了正常,我手中的线越来越紧,风筝也越飞越高,载着我的理想驶向成功的彼岸……最后变成了一个不起眼的小点,我的心也像摇曳的风筝飞上了天。

“我要飞得更高,飞得……”我哼着这熟悉的旋律走在回家的路上。此时的我,对这首歌有了更深的理解。风筝飞得再高,线还是牢牢地掌控在我的手中,它像一根紧绷着的弦,时时刻刻提醒我们只有脚踏实地,通过自己坚持不懈地努力,才能实现心中的理想。我永远忘不了这次放风筝。

一切一切的仇恨,怨恨要追怀到那个依旧破旧不堪的房屋。

乒、乒,乓,乓,嘈杂的电视机声,慌乱的打骂声与她那仿佛永远不知疲惫的哭声,混在一起,就是这场宿命的前奏曲。还是一次又一次妈妈遭到爸爸的毒打,一旁的她感到害怕,感到恐慌。她的年龄还太小,小到根本无法解释妈妈落下的泪为了什么,她觉得这是灾难,对她来说最大的灾难,她开始整天的哭,不知要哭多久。但是,当黑色从旷宇中散开,妈妈就会抱着她,轻轻低吟着不知道歌词的童谣,不过多久,她的眼睛就慢慢的合上了,哭声戛然而止。因为,她感觉到了,在这个女人的怀里就会很安心,这个人是她的妈妈。

时光就像电光石火的瞬间,在哭泣声中流走了,她还是忘不了哭泣,还是忘不了当黑色污染了白净的天空时,那一种叫“害怕”的感觉。一想到妈妈又要遭一个样子使自己有“害怕”这种感觉的人的毒打,她不禁落泪。是,妈妈没有告诉她,这个人是谁,甚至要她不要记住这个人。伤痕在母亲身上留下,都只是咬着嘴唇默默流泪。女儿试图“保护”妈妈:用手拔开那个男人的手,但是,稚嫩的皮肤上出现了血迹,这一次,除了害怕,她又感到了疼。就在这一次,妈妈忍不住了。她回眸,暗淡无神的眼睛露出了久违的温柔与心疼,妈妈像发了疯似的跑到她的身边,抱紧她,这一刻,妈妈的温柔流向了她的全身,就像在汹涌澎湃中摇摆不定的小船终于靠岸了一样。这一瞬间的温柔永远遗留在了还未发育完全的海马体里,因为,她忘了……

那一年,她25岁,与地狱定下了契约,选择把女儿送人抚养。

她把受伤的女儿安抚好,就静悄悄地走入了卧室,从衣柜中拿出了那个稻草人,是一个说能消除自己怨恨的红瞳少女给的。是,她曾经是在传说中“被输入名字的人就会被送入地狱”的网站伤心的输入过那个男人的名字,但是没想到是真的。她用右手,解开了微颤的左手上紧握的稻草人身上的红绳。真的,那个男人消失了,被送入了地狱。

她闭着眼睛做完了这些,当发现这是真的时,她瘫坐在地上,“这一切终于停止了。”

第二天,她牵着女儿的小手,再街上走呀走呀,在一家民屋前停下了,这是奶奶的房子,奶奶是在爸爸打完了妈妈后还出言讽刺妈妈,煽风点火的人,但是,她并没有在女儿面前提过一次奶奶,她不想让女儿知道太多,这个世界还很大,女儿需要承受的太多。“你怎么来了?”奶奶的声音依旧冷冰冰的,她能感觉的到,奶奶的心是冰冷的,话是冰冷的,除了儿子的事外对其他的一切都是冰冷的。忽然,奶奶的目光落在了女儿的身上,眼睛顿时亮了起来,“呦,这是我的孙女吧!”说完便把女儿往怀里一揽。“我想把她放在您这里。”她对奶奶只能是笑脸相迎。于是,就这样,她把女儿放在了奶奶这里,唯一能做的就是看着走进屋的女儿挥挥手,说声“byebye”。

那一年,她不再是她,是由美,15岁,遗弃了温柔,开始仇恨。

由美,由美,喜欢这样叫她,长大了,变得坚强,但是却成了这场宿命的一部曲。

奶奶至从由美搬到家里后,就一直爱着由美,由美也渐渐喜欢上了这个“慈祥”的奶奶。由美慢慢察觉到了爸爸的消失,“你爸爸是被你妈害死的!”每次,奶奶都会对由美说,她一开始并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当由美发现别人放学后都有爸爸、妈妈牵着手时,她终于懂了,渐渐的,她开始对每周才能见一次的妈妈冷眼相待,对妈妈送来的礼物不屑一顾,她恨妈妈,是这个女人害死自己的爸爸,是这个女人使自己拥有一个残缺的家的。随着一点一点的成长,由美的仇恨就多一层。

妈妈发觉了由美的漠视,但是她觉得这一定是小时侯将她放在奶奶家的报复。可是,当星期日,到奶奶家看望由美的时候,替她收拾书包时,发现了那个和当年一模一样的稻草人,她明白了,默默流下了眼泪,默默的走出了由美的房间。是,由美也和地狱定下了契约,只是还没有按上手印。

第二天,妈妈出奇的要陪由美上学,她拉着由美的手,冰凉的,那种温柔已流入不到妈妈的身上了。她们俩走在天桥,从一开始就没有说话的妈妈突然停住了脚步,“由美,你恨妈妈吗?”“恩。”由美说出实话。“但是,你为什么要与她定下契约?你也会下地狱的!”由美其实在一开始就知道让别人下地狱,死后自己也将被送入地狱,害人终害己。但是由美已经回不了头了,她恨妈妈,已经不在乎这些了。“由美,”站在前面的妈妈回过头“妈妈不要你下地狱,让妈妈一个人下地狱好了。”话音刚落的一瞬间,她奋力冲向天桥栏杆,跳了下去……就在那一刹那,由美的记忆全部涌现出来,“不!”由美痛苦的喊出来,在试图拉妈妈的手下,她看见妈妈在向她挥手说:“byebye”跟那天一模一样,可这一句竟成永恒……

那一年,她还是她,15岁,失去了妈妈。

那一年,她35岁,以死亡解除了与女儿之间的羁绊。

曾赞同过不分离

也同意过不在一起

酝酿了许久的勇气

压抑在一切听从于你

三盏灯

由淡到深

从而相识相知互相信

三盏灯

由深入浅

于是和煦天气降暴雨

或赞同了前一句

也不会有欺瞒我的下一句

或赞同了不在意

也不用心不在焉地逃离

我从冷漠的语气

又怎么可以知晓你

相信不过是一场儿戏

云淡风轻便可忘记

相信儿戏是一个秘密

但愿其中不包含心机

相信秘密会忘却你

不再执着梦里

仍旧希望可以守护你

归根结底

我不懂你

为何昨夜春风今思去

莫不天气骤寒影响了你

为何承担过错你仍委屈

是天不容我游刃有余

为何奉献似乎添压力

耳畔又响起

劝我成熟的疯言疯语

我似乎还处于生长期

如同木偶摆明纯受欺

又不许时常动气

像是开开玩笑也犯禁

若我是生来注定

承受你的魅力

夏冬春秋的节气

把我怎地

不太了解你

也不了解自己

怎么心甘做个看门小奴隶

奴隶尚动气

奈何我不许气

气得自己吹凉风习习

听说上下左右我游离

却又怎晓我太迷离

何处是我归墟

从哪儿来又哪儿去

是谁用我的过去式

来一搏我哭泣

是谁改动我的自定义

竟使我一再豪放下去

是什么狼狈为奸

继续踏踩我的爱怜

是什么一叶障目

遮蔽了望向你的视线

最好也不过你又为我所垂涎

这一次最好腼腆

何年可再见你又翩翩

或许这度一别

我便如风匆匆

吹过你心田

把我的一切尘埃

拂着飘入自然

于是那年那天那街头

你我再遇问我是谁

原来没有忘不了